江南孝心名村秀美书法之乡--书堂山
本站网址:
www.sts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社会事务

远望书堂山

发布时间:2014-10-05 20:41:11     阅读:164 举报

     书堂山位于望城的丁字镇,距我住的捞刀河畔不是很远。我无论是坐船还是坐车往北,十分钟不到,便可望见那颇有些神秘的书堂山。书堂山——欧阳询。欧阳询——书堂山。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书堂山不高,也没有特别的奇和怪,但有了欧阳询,加之又紧靠着秀美的湘江,这山自然也就是名山了。有府志说书堂山:“在长沙北五十里,山不甚高,而林峦攒秀。唐欧阳询父子读书处,今尚有洗笔池、读书台在寺侧。明统志云:在府城北五十里,唐欧阳询读书于此。”

  有“洋务先知”之称的郭嵩焘之弟郭崑焘系清代学者,他曾经在朋友的推介下,去游了一次书堂山,感觉不是很好。因为他那天去的时候,正好下雨,泥一脚水一脚的,狼狈得很。后来他在一首诗中写道:“迢迢远道踏泥泞,皇皇觅路愁饥疲。入山一望爽然失,牵牵信宿宁心期。强吟短句遣烦闷,欲状形胜难为词。虚名误人类如此,身苟不到焉能知。”这首诗比较长,这是其中的几句。那天很有可能郭老先生是一个人去的,天雨,路又不好,爬到那山上一看,或洗笔池或读书台,无非也就是一个小小的水池和一块可以坐着的石头而已。其心情不爽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我想,任何一个名人的故居或与名人有关的山水,那都是要靠后人去规划与建设的。如果任其原始,那便真的是见面不如“心期”了。

  一提到欧阳询,凡对书法二字不陌生的都知道,楷书四大家颜柳欧苏或颜柳欧赵,那欧阳询都是稳坐其中的。日本《朝日新闻》现在所用的报头便是出自他的手笔。他的《九成宫醴泉碑》和《皇甫诞碑》等碑刻估计每一个书法爱好者都是要敬临追摹的吧。欧阳询谈书法的文字有些简直就是想像极丰富的诗。比如“八诀”:“如高峰之坠石。似长空之初月。若千里之阵云。如万岁之枯藤。劲松倒折,落挂石崖。如万钧之弩发。利剑截断犀、象牙之角。一波常三过笔。”点、竖弯勾、横、竖、斜勾、横折勾、撇、捺如何写法,要是换了某些书法理论家去写,那种干巴可想而知,而他却是如此地纵横驰骋诗意盎然。

  欧阳询才高八斗书艺超群,但他老人家的相貌却是不敢恭维的。据《太平广记》上说,在文德皇后的治丧期间,文武百官作悲伤状。可是当他们见了“状貌丑异”的欧阳询之后,便开始指指点点。有一个叫许敬宗的“中书舍人”居然还大笑不止。为此,这位笑得不是场合的许大人因此还降了官,被遣至洪州当了个司马。由此可见,这哈哈也不是能随便乱打的。

  再说一个小故事吧。有一次,太宗大宴近臣。也可能是皇上高兴,大臣们喝得有点高了,于是就乱开玩笑。有一位赵无忌大人当着欧阳询的面念打油诗一首:“耸膊成山字,埋肩不出头。谁家麟阁上,画此一猕猴。”这用小品演员宋丹丹的话便是:太伤自尊了!欧阳询觉得忍无可忍,再不回击一下,你也就不知道我们长沙人的厉害。于是,他眉头一皱,应声曰:“索头连背暖,俒裆畏肚寒。只由心溷溷,所以面团团。”你看看你那肥头大脑的样子,你裤腰带系在肚脐上,是怕肚子冷吧,你胖得面团一样,是因为心里装了太多的垃圾。太宗见欧阳询这么得理不饶人地反唇相讥,便提醒他道:你就不怕得罪了皇后?原来这位赵大人是皇后的弟弟。欧阳询的相貌是丑了点,但不是有句古语叫“男子无丑相”吗?再者,这丑要怪也只能怪父母吧。老是拿人家的相貌来调笑,真是“人不知自丑,马不知毛长”了。

  一说起名人的轶事来,就仿佛没个完了。再回到书堂山来吧。我只是从远的看,就有了这么多的东拉西扯。其实,每当我远远地看着书堂山,便不由自主地想,这里总有一天会要成为一个中国乃至世界的书法圣地,到时来这里朝拜的书法家与书法爱好者是会要络绎不绝的。据悉,欧阳询文化公园已在规划之中了,我在一本印制精美的名叫《印象望城》的书中见到了鸟瞰的效果图,与我想像中的很是接近。这真是让人欣慰万分。


网友评论: